mmilki_hectopascal - LPL - Fandom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9-10-29  浏览 次  

  刘世宇家有魅魔血统,一般都是女性魅魔,所以他从小都没担心过自己有朝一日变成魅魔了该怎么办。直到因为疯狂逃课沉迷网游,被家长一气之下被送进戒网中心,暴力电击戒网导致激发了他的血统。在一个“治疗”结束后的深夜,他气喘吁吁从梦中惊醒,不可思议的发现自己长出了魅魔才会有的犄角和尾巴,证明他觉醒了。于是乎,尚未成为mlxg的刘世宇,靠着变异的角和尾巴,被父母接出了戒网中心,之前短短十几年的人生被洗牌,接下来的日子都要以魅魔的身份在人类社会生存了。同时他也清楚的意识到一件事,成年魅魔必须靠喝x液才能填饱肚子,留给他快活的时间不多了。幸运的是因为是他男性,又是半路出家,刘世宇发现自己在专注做某项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工作时,或者自己觉得超级有意思的事情时,就可以补充能量。其中体现最为明显的就是,打游戏!所以小刘同学及其顺利的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为了果腹。虽然父母担心不是长久之计,但是作为一个一点也不想被脆皮鸭,并且坚信自己是直男的男孩子,刘世宇还是抱有万一玩着玩着英雄联盟,有一天就变回来了的幻想。尽管打职业吃饭的日子不是顿顿管饱的,刘世宇还是十分快活。他大概得到规律,比赛时得到的饱腹感比rank要强,吃人类食物就只能减少一点点饿了的感觉。所以小刘成了一位,吃很多还是瘦容易饿爱生病又小又白又可怜的职业选手。但是为了学习自己种族更多知识,以便不时之需(其实是他妈妈耳提面命的),小刘同学加了一个稀有男性魅魔互帮互助群,群名很正规,不代表群里的妖魔鬼怪也很正规。小刘在群里带了两个小时,除了最开始2分钟的欢迎新人,新人爆照这种常态寒暄之外,之后的一小时五十八分钟里,几乎每分每秒都在有各种各样的妖艳魅魔刷屏在线,或者已经确定关系的魅魔在秀老公床技。单纯无暇的直男小刘被吓得不行,马不停蹄退群保平安,深怕被网警抓起来害他打不了职业吃不了饭,留下铁窗泪然后悲惨的饿死,那可咋整。不过此行还是不亏,机智小刘及时保存群文件中的《魅魔必备手册》,这份唯一放在顶置公告里的文档:·魅魔会对爱恋对象散发求偶意味的体香。如果对方闻得出,那就是两情相悦啦。·摸魅魔的犄角是繁殖的意思。进食情况下,食品供应商如果摸了犄角,说明你们可以开始繁衍下一代啦。·被人类摸到尾巴是性骚扰的意思,本能会让魅魔反骚扰回去。(提醒:小心色狼,保护好尾)刘世宇被《手册》中的各项条例绕的云里雾里,唯一可以提炼到的精髓就是,魅魔好难。

  索性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在卡在温饱线不上不下的过着,刘世宇想着等自己退役了菜了,不能靠打游戏来充饥了,就去领魅魔低保。就是所谓的提供给年老色衰还没有固定饭票的可怜魅魔,每段由组织发放从精子银行签约获得的公共精液。虽然他真的没做好去喝那玩意的心理建设。然而,2017年底,刘世宇的“好日子”到头了。

  原FW打野karsa宣布转会从台湾飞来上海,加入RNG,开启RNG双打野轮换战术。刘世宇很惨,既渴望胜利,又真的很饿。轮换意味着注定有人要坐在场下看饮水机,战队高价买来洪浩轩肯定不是要他来坐饮水机旁的,虽说是良性竞争,但是凭借自己越来越差的身体状态,他也明白接下来需要面对的是怎样的饿的挑战。

  虽然但是,他知道,不代表他受得了。特别饿,超级饿,非常饿,宇宙爆炸般的饿,吃再多饭也饿,饿死了真的要饿死魅魔了。这段话每天都在刘世宇脑内各种循环,他已经跃跃欲试去申请低保了,管他什么心理建不建设,性命大过天。刘世宇一边刷手机看低保申请条件,一边狂塞外卖,以求一点点饱腹的感觉。这估计是吓到了刚来不久的新打野。洪浩轩在一旁用台湾特有的腔调,软绵绵的问他,锅老师不够吃,他这里还有,要不要?他吃不了太多啦。刘世宇沉默的看了一眼洪浩轩尬笑献殷勤,伸手接过了对方剩下的那份。那又怎样,对方人很好很温柔,但是吃了也饿,怎么想都是洪浩轩的错吧。

  春季赛刘世宇就靠有一顿没一顿的比赛,疯狂rank,吃新队友投喂的早餐午餐晚餐夜宵零食,勉勉强强活了过去,然而在msi上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洪浩轩终于接过了rng打野的大旗,刘世宇在场下转播电视旁饿的死去活来,心态崩了,人在巴黎怎么联系国内低保组织?因为所以,连带着他看洪浩轩真的是越来越不顺眼了,就算对方依旧随时随地都能从身上掏出小零食递给他,讨论打野路线永远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平时言语温柔的贴上来找自己说话,怎么都赶不走,就像眼下这样。“锅老师我有点紧张唉。”洪浩轩黏在刘世宇身边,盯着他因为忍耐饥饿而放空表情的眼睛。“不要紧张。”刘世宇有气无力的回答。“为什么锅老师的感冒还没好啊?”台湾仔眼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来担忧的神色一点也不作假。“我不知道。”“离我远点,小心传染。”刘世宇深得四字箴言真传。“不会啦,我身体很好的。”洪浩轩不知道怎么从刘世宇带着口罩遮住半张脸中看出了什么,伸手把抽纸拿了过来,递给他。刘世宇顺从的接过,摘下口罩擤鼻涕。洪浩轩在一旁等着,伸手示意刘世宇把废纸递给他。“你怎么连这个都要丢啊?”魅魔十分嫌弃。“顺手啦。”台湾仔继续笑眯眯。“锅老师身上好香哦。”“?”魅魔投去疑惑的眼神。年轻的打野解释道,“就闻起来香香的,形容不出来。”刘世宇指了指自己鼻子,表示他也闻不出来,又想了想,说“洗衣粉味吧,你身上说不定也有。”“也是哦,早点休息吗?”他站起来准备拉刘世宇起来。“不了,去rank。”刘世宇拒绝了,能饱一点是一点,魅魔的悲伤岂是你人类可以懂的。

  然后在他充满饥饿感冒头昏脑胀鼻涕多的msi赛程终于迎来了结局,rng摘取了最终的胜利果实,在跟教练兴奋的冲上去的时候,他被越过人群的洪浩轩一把抱住了。少年人刚从赛场下来的体温高热,他听见了对方咚咚咚快速撞击的心跳声,鼻子在被拥住的瞬间似乎是通了,刘世宇闻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汗水味,衣服上洗衣粉的味道,以及自己身上,没有特别的味道。人生总是充满惊喜,变故总会发生在下一瞬间。也不知道是不是饿过头了精神松懈,刘世宇察觉的自己的尾巴正在一点点往外长,而此时此刻,洪浩轩的手也不清楚为什么偏巧从他背上划过,落到了腰椎上,甚至还在往下。刘世宇着急了,再往下就要摸到尾巴了啊。他不想在队友,甚至在全球观众面前暴露自己魅魔的身份,急着摆脱拥抱,结果洪浩轩的手指,硬生生的因魅魔突然挣扎,碰到了冒出衣服下摆一点的小尾巴。刘世宇:卧槽,大庭广众之下被性骚扰的该怎么办?洪浩轩:这是什么?捏捏?刘世宇:他完了,抢我饭碗还性骚扰我,他死定了。

  于是从将台上走完流程的洪浩轩,在休息室内收到了来自魅魔的微信,邀约来洗手间见一面。作为一个对前辈打野百依百顺,无时无刻不想黏在对方身边的年轻选手,这种看起来有事相求并且是独处的好事,他绝对不会错过。

  洪浩轩走在去洗手间的路上,洪浩轩进门了,洪浩轩看到了带着恶魔犄角和尾巴装饰的前辈打野,洪浩轩震惊了,洪浩轩被前辈推进了隔间,洪浩轩被自家打野前辈在巴黎赛场的洗手间的隔间的马桶盖上脱下了裤子,洪浩轩看着对方跪坐下来,洪浩轩第一反应地上好凉不要直接跪用我衣服垫垫啊,洪浩轩意识到自己的小兄弟被......被刘世宇了!

  自从觉醒魅魔之后,刘世宇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吃了个饱。好爽。对于洪浩轩,仅仅用过五指姑娘的傻孩子,在证明自己赢得比赛胜利之后,被暗恋的人拖在卫生间强口了一发,生理还是心理都爽翻了。同时,惊吓也是有的。刘世宇明显也是新手上路,咬技术一点都不好,牙齿磕磕碰碰到他痛的不行,还只会舔,像小猫舔奶一样,很难达到爆发点。但是冲击力太强了,喜欢的人跪在地上一脸潮红的舔他,还不停发出满足的哼哼,流出来的前列腺液都被吃的干干净净,最主要的是,锅老师突然cosplay了小恶魔装扮来搞他。这是什么里番情节啊,太犯规了!所以最后还是全都射了出来,虽然当时想抽出来,不过刘世宇一下子力气很大,嘴巴给他紧紧含住了,他根本就措手不及,一下子全都交代在对方口中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把所有东西都吞了下去,最后一脸满足带着红晕是瘫在地上,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

  洪浩轩其实暗恋刘世宇很久了。早在s6闪电狼经常跟rng打练习赛的时候,他俩开始互加好友交流技术问题,当时觉得对方是个热情耐心又有趣的人,可以给他回答很多问题。后面他总会不由自主的关注刘世宇的比赛,赛后采访,越看越觉得可爱。s7后被邀约来rng的时候,没怎么想就答应了,等到了上海,才觉得自己太疯狂了,甚至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为了那个人更多一点还是为了胜利更多一点。但是这种情况,不代表他能搞懂眼前这个已经开始整理衣服,打算嫖完走人的刘世宇是什么意思。刘世宇这边比较心慌慌。毕竟等自己该冲动的冲动了,该骚扰回去的也骚扰了,吃了一顿饱饭,收拾好自己,再一抬头,发现被骚扰对象一副傻了的亚子。好慌!他太上头结果做出了这种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可是在他们魅魔的世界观理,明明是洪浩轩有错在先,于是刘世宇打算趁对方不注意,先溜再说,说不定对方真的是傻了呢。答案当然是没有傻,刘世宇转身的时候被洪浩轩拽住了身后的尾巴。

  洪浩轩就很惊恐的看着本来已经要开门出去的刘世宇,pia的一甩尾巴,又回来了,气急败坏的蹲下来,眼瞅着又要握住他的【哔——】了,洪浩轩终于醒悟过来,一爪子抓住刘世宇的手,“锅老师不要了,你在干嘛啊啊啊啊??”“哈?不是你先招惹我的吗?没事为什么又要摸我尾巴!”洪浩轩:???刘世宇:???然后刘世宇突然醒悟,人类本质是无知的,眼下洪浩轩根本不清楚情况,在他眼里应该就是被队友约到洗手间隔间骚扰一波。刘世宇着急了,他急着要憋清关系,实属下策,他表示这种情况是不是得威胁一波。于是刘世宇甩着尾巴说都是洪浩轩的错,如果不是洪浩轩他就不会打不了比赛,就没有可以高度集中精神喜爱的事情能够做,就没法补充能量,就会饿,就会难受,因为洪浩轩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饱过了,要饿死了,所以才体质变差生病了,感冒一直没好怎么想还是洪浩轩的错,而且洪浩轩还摸他尾巴,不要脸,耍流氓,在他们魅魔的世界里就是性骚扰,太可怕了洪浩轩,大庭广众之下,全球直播性骚扰一只无辜魅魔。总而言之,他洪浩轩就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不然是得不到魅魔的原谅的,代价嘛,就是让他吃饱。洪浩轩:??????洪浩轩被刘世宇背后的小尾巴绕晕了,坐在马桶盖上一脸呆滞。没有多久,他又感受到下身一阵湿软温热的触觉,很明显又是刘世宇再舔。洪浩轩崩溃了,颤抖质疑到底是什么原因呀?刘世宇说我是魅魔你看不出来吗?我现在在吃饭啊!你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嘴巴好酸。

  于是,洪浩轩经历了一系列激烈的心理活动之后终于服软了,享受在先,在考虑其他的吧。放宽心之后,他就开始指导刘世宇怎样做能让他快点被喂饱。从龟头开始,请多逗弄一下马眼,如果能全部含进去最好了,不好控制可以用手握一下哦,啊,还有下面的囊袋,囊袋也要照顾到,温柔点,轻一点,易碎品。嘴巴也请动一动,可以嗦吗,如果锅老师实在不会,我可以用手帮你吗,啊,锅老师眼泪被我干出来了吗。

  洪浩轩接受了来自身下魅魔自以为愤怒的瞪视,可惜因为眼睛殷红,只能看到泪水包裹在其中。最后他还是把手插进了刘世宇的发丝之中,将对方的脑袋按向自己胯间。洪浩轩一边安慰自己,一边说给刘世宇听,第二次总会慢一点,没办法呀,如果不这么做,一会儿战队的人找来了我们没法解释,锅老师也不想暴露吧,那快点让我舒服,我全都给你?

  最后刘世宇被洪浩轩的小兄弟磨的嘴巴通红,还被按头让对方抵在喉咙眼,把他的精液强行吞了下去。

  洪浩轩把自己和刘世宇收拾好之后,问他能不能把犄角和尾巴收回去,他们要出去了,还伸手想摸摸对方的角,然后被刘世宇一巴掌拍过去了,义正严辞的拒绝,魅魔的犄角不可以乱摸,然后对洪浩轩龇牙威胁。

  正常的魅魔都是小虎牙长出来,威胁人还有那么点意思,刘世宇这种半路出家的魅魔,根本没长过尖尖突出来的小虎牙,只有两颗白白的兔牙。洪浩轩看到刘世宇的兔牙威胁,也真举手投降说怕了他怕了。然后刘世宇尾巴一甩,魅魔的特征就消失了。

  他俩一前一后回到休息室,被队友好奇怎么待了那么久,刘世宇张口就来,说是洪浩轩没带纸非要给他送还说他便秘染上怪癖一定要人在门口陪他才能拉得出来。洪浩轩:?彳亍口巴。

  然后大家吃喝玩闹回到酒店之后,洪浩轩跟李元浩换了个房间,来问问刘世宇到底是什么原因。这个时候刘世宇总算恢复了平时高冷暴躁老哥的形象,正在后悔莫及怎么会迫害老实人队友又感叹吃饱饭原来是这种感受,就听到门卡刷开的声音,然后洪浩轩进来了。刘世宇:?洪浩轩:别pin了,中单不来。刘世宇:夜宵?洪浩轩:打扰了,再见。皮了一番之后,两人就各自坐在各自床上,以过道为界,泾渭分明。刘世宇开始从头忆起,balabala的说自己悲惨魅魔人生开始,以魔幻故事开头到都是你的错结尾。

  洪浩轩虽是被这种强盗理论折服了,但是作为一个老二刺螈,他对于这种会在某种类型本子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并不陌生,甚至内心暗爽,果然艺术源于生活,那些童话故事都是真的啊。经过一系列并不复杂的心理活动之后,洪浩轩把握机会,对刘世宇开启钓鱼计划。所以他就一点反驳都没有的问刘世宇既然都是他的错那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刘世宇反而害羞了,他总不能直接对着“纯洁好孩子”洪浩轩说让我吃你【哔——】,喝了x液我就吃饱饱。于是他就支支吾吾脸红躲被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完全没有了刚刚张牙舞爪的气势。洪浩轩看刘世宇太害羞了的样子,立刻跨过楚汉河道,跑到对面野区坐着,问刘世宇是不是像今天赛后那样,就是帮助到锅老师吃饭了?锅老师今天吃饱了吗?味道怎么样?我今天看锅老师吃的好香都不知道怎么打断;好想再看看锅老师的角和尾巴哦......

  刘世宇理所当然的炸毛了。“什么嘛,你之前不也很爽吗,还按着我不停地......干嘛说我啊!”洪浩轩沉默了。刘世宇看到对方不说话抬头一看,发现他红这个脸对他发愣。于是两人就都红着脸大眼瞪小眼。

  Lsy:你刚刚不是很嚣张吗,脸红什么啊Hhx:锅老师有被我按痛了吗?Lsy干巴巴:没有Hhx:那......Lsy飞快打断:以后除了一日三餐之外还要加夜宵,我饿了的话你必须随叫随到不准反驳,现在赶快回到自己床上睡觉886!

  洪浩轩是被刘世宇强行推上床的,等他躺平盖上被子重新思考刘世宇的那段话时,突然反应过来,一日三餐加夜宵,还有随机加餐,岂不是一天要上缴五六顿公粮???哪个男人交得起啊???太可怕了得谈谈。

  于是洪浩轩试探性开口,先把自己放低一点,锅老师我觉得我不行。刘世宇表示,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你才20出头就不行信你批话。洪浩轩慌了,事关男人尊严不能不行但是真的不行又不能必须得行,最终他还是屈服在生命威胁之下,开始讨价还价,如果要他做长期饭票这样肯定不行,每天最多三次,不可以再多了。毕竟锅老师可以靠rank补充一点能量嘛……彳亍口巴,黑暗中刘世宇也精准的送给了洪浩轩鄙夷的眼神。

  然后早上洪浩轩就在一片温暖的包裹下醒来,低头果然是锅老师在吃早饭。刘世宇表示小伙子大清早很精神嘛(大拇指)

  在之后的时间里,刘世宇饭票在手吃饭随我,随即开创了各种各样的吃饭地点,回程的飞机上的狭窄洗手间里;深夜无人的训练室里;洪浩轩的电脑桌下;赛场回来的大巴车后排;当然使用最多的还是基地的浴室,因为洪浩轩尤为喜爱玩魅魔的尾巴,敏感点被各种抚摸之后就特别容易湿,刘世宇开始习惯吃完饭后立马洗个澡冷静一下。

  而洪浩轩这边却因为公粮上缴太多太多就虚得很,所谓赋税苛繁,民不聊生,指的就是他当下的情况。说好的一天最多三次在刘世宇各种撒娇打滚卖萌的请求之下,(刘世宇表示那根本就不是撒娇,只是友好且认真的请求)变得毫无约束力,底线一而再三的被突破。偶尔放纵一下无妨,但是如果连续一个多月都这样,那就只能,腰腿酸痛,精神不振,好像身体被掏空。

  洪浩轩想,我被妖精吸精气还亲不了抱不了一点报酬都没有顶多摸摸尾巴湿成那样也不准一起洗澡好过分啊我好亏啊。

  随着洪浩轩的脸色一天天的差下去,刘世宇终于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这个长期饭票怕是要废了。于是机智小刘为了保护饭票,还是又加回了那个稀有男性魅魔扣扣群。群风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又离去,离去又到来而改变,依旧充满了各式各样在线的恐怖消息。刘世宇夹缝求生,问了句,长期饭票最近感觉肾虚了要怎么办啊?

  -分手下一题。-说明你腻了,换一个吧。-人间真的没柯南*了吗?呜呜呜姐妹们竟然被逼着吃起了长期饭票555-多吃生蚝?-多吃秋葵?-吃腰子补腰子?-姐妹要我推荐你一款zy药吗,我老公最近吃那个好了不少(大拇指)

  刘世宇被群内突然统一的风向闪瞎了,但是继续硬着头皮解释,什么我跟长期饭票是好兄弟,过程有点复杂反正他才答应我,没特殊关系他是直男你们别瞎说。一天最少三次多的有五次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吃那么多了,谢谢我会多带他去吃生蚝的,壮阳药就算了我怕我们职业关系会被检查。

  群内魅魔???直男跟你上床还配叫直男???你俩是盖棉被看夜光手表还是单纯看手摇牛奶给你喝呀??直男你们一天搞五次???哪种生物一天五次都要被你玩没有吧,姐妹别迫害直男了,介绍给我我帮他理疗健康再还你。

  飞速增长的消息刷的小刘眼花缭乱,他想解释他跟洪浩轩的关系没那么复杂但又很复杂,又想反驳那些骚里骚气的小娘炮们,洪浩轩压根就不会喜欢你们的死心吧。可是遣词造句了好久,最终只是硬巴巴的憋出一句话。

  群里的妖魔鬼怪又抓住他话里句间某些歧义,纷纷在下面跟帖表示,什么1啊这么厉害,康康1呢,不康不给办法。

  好在总算有人从他这句话听出委屈的味道了,那人私戳了刘世宇,先是安慰了一通,群里的人没恶意,又问他为什么会这么饿呀,是不是平时只会咬?

  刘世宇自从觉醒魅魔血统之后一直遇问题一个人压在心里,第一次碰到有人生导师的出现,有可能因为事关队友身体,也可能是夜深了总会想太多,总而言之他一股脑地把自己怎么变成魅魔怎么遇到洪浩轩为什么会成为这种关系,统统向这个陌生人倾倒了出来。

  好在对面也是个耐心温柔的人,听完了刘世宇多年来的倒黑泥,倒是知道了问题的本质所在。就是他不做魅魔最佳吸收营养的方式,硬要选择口食精液。

  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果不开房鼓掌,你又容易饿对方也会越来越虚,两败俱伤此路不通呀。长久来看还是回归本源用从体内吸收精液的最佳办法吧。

  小刘同学不情不愿的道了谢,捧着手机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呢,又看到对方问了句,

  -你平时除了精液有舔舐过他其它的体液吗?-没有。=那对方有说过你身上香香的吗?-没问过。-行吧,去尝尝去问问,不要太别扭哦。-哦

  刘世宇结束了对话,他不是不知道对面这位魅魔在暗示什么,只是他还没下定决心去迈出那一步罢了。

  少年的烦恼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显得尤为膨胀,此时此刻心情名为不确定,酸酸涨涨让他颇为口干舌燥。他又翻了个身,左扭右扭要找一个舒服的睡姿,刘世宇抱紧了被子把整个人填进去,又嫌热掀开,北京初夏的夜晚还带着丝丝凉意,不过年轻人自带火炉的体制勉强可以抵御一半,所谓盖了热不盖冷就是这么来的。他被陌生人口中的“其他体液的味道”吸引了,脑海浮想起今晚的基地浴室,空气湿热,洪浩轩靠在瓷砖上,他克制不住去舔舐对方身下巨物 ,沉甸甸的囊袋就抵在他下巴上,于是转移阵地去亲吻囊袋,换来了洪浩轩几声闷哼,不知出于什么心思,那个时候他抬头去看他。刘世宇没戴眼镜,可是却很清楚的看到了挂在对方颚角的一滴汗。

  不知道是当时的心理反射到现实,还是现在他确实很渴。最终刘世宇烦躁的把被子皆堆在胸口肚皮,露出两截小腿散热,再从床头摸出手机,点开微信,找到洪浩轩的聊天框,发送:

  他把手机丢到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子太沉了,压得他心里沉甸甸的,喘不过气般的难受。那近的距离要有香味早就闻到了,洪浩轩肯定是鼻子坏掉了。

  手机屏幕暗了又亮,刘世宇看到对方回复的消息,更加烦躁了,果然对方的脑袋是跟鼻子一起坏掉了吧,吃吃吃吃吃吃你小马头哦。

  洪浩轩接连收到了两条意义不明傻逼,关键问题又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回复,最终还是决定偷偷去对方房间看看。除了上门送餐还能怎么办呢,总不会是锅老师在对他撒娇吧。

  然而等他真的偷溜进房间才发现,刘世宇已经睡着了。月光透过窗帘缝洒到他小腿上,显得格外苍白,洪浩轩走过去帮对方把堆在上半身的被子拉下来,又把放在手边的手机拿到床头柜摆好,眼神重新落到刘世宇脸上。1494救世报网址百万彩友心水论坛

开奖结果| 六和合彩十二生肖| 天龙心水论坛高手榜| 香港马会总纲诗全年版| 聚贤堂9488王中王开奖记录| 马经内部玄机藏宝图| 白小姐中特玄机跑狗图| 铁算盘|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开什么码|